新聞中(zhōng)心

媒體(tǐ)報道 / Media coverage

首頁 - 新聞中(zhōng)心 - 媒體(tǐ)報道

歐亞集團董事長曹和平:零售老兵淺談商(shāng)業30年

1.jpg

4月19日, 歐亞集團黨委書(shū)記、董事長 曹和平受邀參加2023中(zhōng)國超市自有品牌峰會。

本文展現了曹和平董事長深度參與的兩個環節,以下(xià)爲現場實錄:

零售老兵淺談商(shāng)業30年

我(wǒ)(wǒ)在一(yī)把手崗位上做了40年,經曆了計劃經濟、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是兩個時代。計劃經濟時代國家統供包銷,從一(yī)級站到三級站,完成了流通。

市場經濟階段三個時期,一(yī)個是商(shāng)品聯盟時期,誰能組建商(shāng)品誰的企業經營能力就強,全國上下(xià)全是自營,我(wǒ)(wǒ)們企業也是百八十個買手奔波在全國各地,商(shāng)品爲王;第二個是場地爲王的階段,誰有場地誰就是赢家,有場地就能做商(shāng)業,這個時候幾萬平米、十幾萬平米的商(shāng)業如雨後春筍;第三個是科技的發展,商(shāng)業場景發生(shēng)了變化,由過去(qù)單一(yī)的實體(tǐ)商(shāng)業轉而變成了兩個渠道,線上和線下(xià),新型商(shāng)業也層出不窮地湧現出來。随着經濟下(xià)行的壓力,疫情的影響,面對百年未遇的大(dà)變局,整個商(shāng)業面臨着嚴重複雜(zá)、苦難的巨變。面對這個巨變,我(wǒ)(wǒ)們應該何去(qù)何從,我(wǒ)(wǒ)作爲商(shāng)業老兵,談一(yī)下(xià)自己的體(tǐ)會。

1.jpg

一(yī)、适應市場求生(shēng)存 駕馭市場求發展

商(shāng)業是個不死的行業,它随着社會的發展産生(shēng),也随着社會的發展而發展,但是在不死的行業當中(zhōng),企業是适者生(shēng)存。企業必須跟上市場的發展,我(wǒ)(wǒ)們在研究業态以後,發現黃金生(shēng)意目前受到線上的影響還不大(dà),線下(xià)的購買相對還比較旺盛。另外(wài)黃金商(shāng)品的生(shēng)命周期也比較長,我(wǒ)(wǒ)們用了15000米打造了一(yī)個歐亞黃金街,不僅黃金的銷售增長了,還帶動了寶石的銷售。如果這個黃金街的影響不斷地穿透,那麽它的經營能力就會不斷加強。

二、掌握“量力、盡力、超力”的節拍

有效把控企業發展節奏,從形成良好的企業運營開(kāi)始,較好地實現目标。什麽時候量力而行、什麽時候盡力而行、什麽時候超力而行呢?

你跑馬拉松的時候要量力而行,隻有最後一(yī)個碰線者才是第一(yī),所以碰線是最終目标,而不是階段性第一(yī);當你跑100米的時候,終點轉眼就到,因此這個時候就要盡力而行,如果你這個時候再量力,就會遠離(lí)一(yī)流;什麽時候超力而行,我(wǒ)(wǒ)覺得是舉重,你舉起來的時候你就赢了。

因此管理企業,必須要掌控節拍。在适當的時候,使用适當的方法,保持節奏。長期的經營是要量力而行的。在整體(tǐ)的推進過程中(zhōng),你才會有回旋能力,會留足一(yī)個操作的空間。短平快的項目可以超力、局部的東西可以超力。

2.png

三、做好“法理、市場、情理”的三個研判

農業是春天種什麽秋天收什麽,有些時候不是你要主觀決策,必須要理性對待。做決策的時候,首先要做法律判斷,法律是剛性的,必須在法律的框架内做事,絕不能打法律的擦邊球。然後要做市場的研判,市場是彈性的。歐亞商(shāng)都很早就做了電腦城,這也是全國第一(yī)批電腦城,但在電腦的經營過程中(zhōng),我(wǒ)(wǒ)覺得這也是不長久的生(shēng)意,過程中(zhōng)我(wǒ)(wǒ)用補貼的方式逐漸收回了場地,改作他用。包括到現在,歐亞商(shāng)都的單品經營的能力在全國看來也是首屈一(yī)指,歐亞商(shāng)都是一(yī)鋪難求。因此我(wǒ)(wǒ)們所有決策要貼住市場。最後就是要做情理研判,中(zhōng)國是一(yī)個講人情、講情理的社會,情感是棉性的。

四、處理好“動機、能力、可能”三者關系

六個字三個詞,但是很關鍵。

做什麽事情都離(lí)不開(kāi)動機、能力和可能三要素,處理好了,你會一(yī)順百順,處理不好,你一(yī)定會遇見困難。有能力、有可能,但是沒動機,你就會失去(qù)機會。當你有動機有可能,但是沒有能力的時候,一(yī)定要審慎。如果有能力、有動機,但是沒可能,這個容易出大(dà)問題。

三者關系處理好了,你就會非常愉悅,但是處理的不好,對于企業和個人來說都是一(yī)種災難。

疫情結束了,整個經濟下(xià)行的壓力仍在,但是歐亞集團由于我(wǒ)(wǒ)們貼近市場,較好地運用了量力、盡力、超力,處理好了動機、能力和可能的三個關系,我(wǒ)(wǒ)們在複蘇,我(wǒ)(wǒ)們近期的報表也達到了預期。歐亞40年前,隻有6000多平米,銷售600多萬,利潤22萬,發展到今天我(wǒ)(wǒ)們已經遍布全國11個省23個城市,企業在良性發展,我(wǒ)(wǒ)們雖然現在遇到一(yī)些困難,但是我(wǒ)(wǒ)相信我(wǒ)(wǒ)們一(yī)定會戰勝困難!

以下(xià)爲陳立平教授與曹和平董事長深度訪談環節現場實錄:

中(zhōng)國商(shāng)業30年

陳立平教授:曹總的發言對行業都有特别強的指導意義,這兩年行業出現經營不穩定、暴雷的企業不是一(yī)家兩家,有興隆大(dà)家庭,有蘇甯、家樂福、國美電器,具體(tǐ)到超市行業去(qù)年以來我(wǒ)(wǒ)們又(yòu)傳出了步步高、人人樂這樣一(yī)些企業的經營不穩定,這不是一(yī)個個别現象。在曆史大(dà)變局面前,卻是我(wǒ)(wǒ)們的行業進入了一(yī)個激烈的優勝劣汰的時期,所以今天曹總發自肺腑地給我(wǒ)(wǒ)們上了一(yī)堂課:您怎麽做到可持續發展?現在您企業做得好,也不一(yī)定代表未來;現在做得再牛,百年之後呢?

今天曹總提到的動機、能力、可能這三點,真的是非常棒,也有很好的指導意義。那麽我(wǒ)(wǒ)想問您一(yī)個問題,我(wǒ)(wǒ)剛才提到的這些企業的企業家在做出判斷的時候也在考慮這些維度的問題,我(wǒ)(wǒ)想了解,歐亞集團這麽多年,做了這麽多的決策,讓我(wǒ)(wǒ)們從6000多平的企業發展到全國11個省23個城市,您有什麽科學決策機制嗎(ma)?特别是在處理重大(dà)投資(zī)的時刻,您是怎麽做判斷的?您個人發揮什麽作用?領導班子發揮什麽作用?

曹和平董事長:成功是很多偶然因素的疊加,這些因素疊加在一(yī)起你就成了,但是失敗不用很多因素疊加,隻有一(yī)個因素就夠了。就比如說人的健康需要所有髒器都健康,但是死亡,隻要一(yī)個部件不靈就好了。辦好一(yī)個企業,首先是企業的良性化運轉,不能把規模和效率都擺在第一(yī)位,盈利和其他的因素是你良性化運作的副産品。因此在決策時候首先要思考這件事能不能做成,做不成會出現什麽問題,以做不成爲前提來做成,這樣就會支撐着它不會出問題。

3.png

陳立平教授:謝謝,您講了一(yī)個很重要的觀點,賺錢不是目的,而是結果。企業如果能夠進入一(yī)個良性循環,起到社會責任,就能夠自然健康運轉,我(wǒ)(wǒ)非常同意您這個觀點。咱們現在的超市行業成立了很多組織,大(dà)家都在投奔組織,CCFA當然是最大(dà)的組織。當然我(wǒ)(wǒ)們也看到社會中(zhōng)有很多聲音,面對曆史轉折時期,看出來行業的人都特别焦慮,也提出來面對市場可持續發展手段的一(yī)些想法。東來認爲是愛,螞蟻商(shāng)聯認爲是自有品牌,保亭會認爲是抱團取暖、相互支持相互指導,大(dà)家對可持續發展都有不同的聲音和看法。從您的角度看,後30年,我(wǒ)(wǒ)們應該怎樣做,才能讓歐亞這艘航空母艦健康發展?

曹和平董事長:各個組織其實是個利益集團,一(yī)部分(fēn)組織參加人是有情懷的,也有的是爲了獲取資(zī)源的,就看你的組織能給大(dà)家提供什麽幫助。現在社會是多元的,不是白(bái)與黑、對與錯,很多做法都有在市場上生(shēng)存的合理性。商(shāng)業企業一(yī)定是多元的,商(shāng)品是多元的,經營方式也是多元的,你可能這個階段适應,下(xià)個階段就不适應。所有存在都有合理性,有些商(shāng)業模式被淘汰,一(yī)定是與市場的合理性相悖了。

今後30年,我(wǒ)(wǒ)是老兵新做,我(wǒ)(wǒ)86年就給企業做了規劃,今後我(wǒ)(wǒ)們也會一(yī)以貫之,北(běi)方四季分(fēn)明,有春天鮮花盛開(kāi),有夏天,有秋天果實累累,也有冬天,一(yī)個行業在整體(tǐ)發展過程中(zhōng),一(yī)定有峰值也有低谷,看到樹(shù)葉落了,但是也能看到春天老樹(shù)新芽。我(wǒ)(wǒ)作爲一(yī)個老兵,我(wǒ)(wǒ)能看到行業的蓬勃的未來。

4.png

陳立平教授:最後一(yī)個問題,我(wǒ)(wǒ)們很多企業可持續發展面臨着可傳承的問題,二代接班的問題讓很多企業都特别頭疼。我(wǒ)(wǒ)見過一(yī)家企業,老闆70多歲了,但是孩子不想接班,企業傳承不好,也是企業做不下(xià)去(qù)的一(yī)個原因。我(wǒ)(wǒ)想問問您,咱們歐亞做到可傳承可持續發展,您是怎麽考慮的?

曹和平董事長:首先要考慮财富的屬性,财富的屬性一(yī)定是社會的,我(wǒ)(wǒ)今天穿的衣服是我(wǒ)(wǒ)的,我(wǒ)(wǒ)搞收藏的話(huà)雖然東西是我(wǒ)(wǒ)的,但是所有這些,我(wǒ)(wǒ)其實都是保存着。财富既然屬性是社會化的,那麽我(wǒ)(wǒ)們這一(yī)代創業者爲社會創造了财富,下(xià)一(yī)個階段又(yòu)會有更多人出現來組合這個财富,以後你爲其他人過來組合财富,也是一(yī)種貢獻。不要糾結于财富這種個性的傳承,而是更多地考慮爲社會創造的價值,如果這麽想了,大(dà)家都不糾結,每代人做每代人應該做的事。

5.png

陳立平教授:感謝您,爲我(wǒ)(wǒ)們這個普遍面對的二代接班的問題提供了一(yī)個解,我(wǒ)(wǒ)提議大(dà)家給曹總熱烈的掌聲!今天曹總做了一(yī)個質量非常高的演講,剛才也是聊了三個行業非常關注的話(huà)題,感謝您的深刻觀點和真誠分(fēn)享!